东返随笔(27) 港人在台的徬徨

无是处

阿港是我的同学, 也是半世纪以上的老友,每次回港时都有相聚;他是一位热衷于政治的人,在传媒界相当活跃,多年来, 搞了一个网台, 讨论国是, 特别专注中国问题;有不少粉丝,我很少捧场, 因为话语中夹杂粗言秽语太多,但他的太太说, 这才是网台特色, 很多师奶喜欢, 因为她们不敢口出脏言, 有人替她们发泄怨气, 很是受落, 这现象出我所料。因为香港颁布国安法, 阿港恐怕遭殃,所以去年便移居台湾了,今次赴台, 取得联络,算是别后重逢吧。

到了台湾, 他没有静下来, 网站还是每日播出, 据他说, 反应不俗,粉丝遍布全球, 很多国外粉丝到台湾特别探访他, 在台湾当地, 也吸引很多香港留台学生, 把他奉为导师, 前阵子, 特别从台中到台北设宴为他祝寿。

虽然, 我不认同他很多观点,但彼此尊重包容, 颇欣赏他对自由, 民主的向往, 对于信念的坚持,热血热肠,迟暮之年仍不失赤子之心。虽然言语较偏激, 但郤尊重法治和务实, 大概多年的历练, 知所进退, 不会胡来。

目前, 他特别注重移居台湾的港人, 成立了一个关注组, 给新到台湾的香港人指点迷津,扶危解困。对于从移居台湾的香港人,阿港甚为感慨,前两年, 香港动乱, 有些港人避居台湾, 以为得到当局的庇荫, 发现民主的希望, 但原来郤是政党选战的筹码,当初许下的愿景和承诺郤没有实现, 做了[人血馒头];很多港人流落当地, 并不受到欢迎;有些在当地置业的港人, 没有取得长期居留的保证,只是每年续签, 生活并不安定, 子女上学也没有得到妥善安排,惶惶不可终日。他们又不愿重返香港, 因此不少在台港人再移居外地, 其中部份转到英国, 阿港慨叹, 可能有日要到伦敦找我了。他和当地港人多接触, 相信这是实况。但走到国外, 真的可以找到理想的[天堂], 还是掉进另一个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