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者专栏】又再东返(2) – 奔丧

无是处

老伴提早回港, 另一原因是要到台湾探望年老的母亲, 以往, 我多数随同前往, 也和老友们聚旧;不过, 我今次原没有去台湾的打算。

老伴扺港后, 收到母亲入院病危讯息,赶赴台湾, 见了母亲最后一面,老人便平静地走了。 98岁高龄了, 也是高寿, 人总有这样的一天。老伴说, 不惊动人, 只是举办简单的家祭,我也不必专程参加了。想想我也是半子, 廿多年前,丈人离去时, 因事未能出席丧礼, 这次不去不成话, 也是对老伴一种支持吧! 于是改了机票回香港, 停了四天, 在香港会合女儿一起去台湾。

为老伴写了给母亲的挽词, 悼念母亲马燕东女士千古。 挽词是:燕子高飞 今朝未能承欢膝下,东风梦遥 来世再结母女情缘。 内弟也写挽词,更见情深意切:燕行难归 七十年恩情终须尽,东去蓬莱 千万缕怀念在心中。

丈母娘一向身体不错, 不过近数年行动不便,一再跌倒,开始退化, 终日都需要印佣侍候,安详离去,也是解脱。亲友们虽然是不舍, 但也不必太哀伤。

丧礼是在台北第二殡仪馆进行, 一切从简,丧葬手续有专业人士安排, 丧葬那天, 老伴,小姨和舅子全家十数人到达殡仪馆, 安排在楼上一个百多呎的真爱室房间,遗体放在棺木内,抬进了房间,没有摆设灵堂或遗照, 虽然丈母娘晚年成为虔诚的基督教徒, 但也没有宗教仪式,各人围着瞻仰遗容, 把一朿花和一些悼念语句写在纸张放在遗体上,儿孙说了些感恩和怀念语句后便把棺木盖上, 随行送到下层,随即火化;殡仪馆是设有灵堂, 亲朋繁衍的可以租用,一般人家都是用这样的方式,不过有些是有请和尚,道士或牧师到场主礼。我们家属在楼上休息室等候, 看着电子布告板出示每位遗骸的火化进度, 约两个小时完成,家属便检查遗骨, 确定无误后, 便磨成粉末, 装在一个纸袋内, 交给亲属,送往坟地。我们全部亲属包了一辆专车, 前往坟地,把骨灰放进选定的花丛中一个筒内, 整个环保树葬丧事过程便完结了。

离开坟地时,脚下一滑打侧跌倒,幸好伤筋未伤骨, 但一边大腿又红又紫, 虽然还可以行走, 但弯不下身来, 坐着时, 也只能倚靠半壁江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