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投随笔】孟子

孟子见梁惠王, 王曰,”叟” 其意是你老人家, 不远千里而来, 将有利于吾国乎, 孟子对曰, “王何必曰利, 亦有仁义可言也。重利于国 是君王之言, 却是于 大夫。则是 何以利吾家, 于士庶人则是, 何以利吾身, 如此之上下交征利, 则国危矣, 拥有万乘”兵马”之国, 可弑他国有千乘之君, 拥有千乘兵马之国,可以灭他国只拥有百乘之兵马者, 如此是万中取千, 千取百焉, 不为不多矣, 若是轻义而重利,彼此则是战争打而不停,若是彼此重仁义,情况则有异矣, 重仁德之人, 从来不遗弃他的家族, 重义理之人从来不会不照顾他的君主, 大王你只要讲仁义即够矣, 何必重利呢。

告子说,人性有若杞柳,仁义有如杯盘。如人性具备仁义,即等于杞柳树作为杯盘, 孟子说, 若能顺杞柳本性来制作成杯盘, 还是要伤害杞柳本性制成杯盘呢? 如果说要伤害杞柳的本姓来制作成杯盘, 那你就要伤害人之本性才能具备仁义, 带领夭下人来祸害仁义的,必定是你”告子”的言论。告子是孟子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