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返随笔(28) 尾语    

无是处

在台湾游览了近一个月, 再回到香港,进入医院做了个小手术, 休养数天;又忙碌起来, 英国一些耆英朋友返港, 因为疫情, 没法返港, 又要换智能身份证, 有些朋友的回乡证也过了期, 香港的银行户口, 一段时间没有启动也被冻结了, 所以特别多海外港人返港, 不知他们那里来的精力, 在香港期间把节目安排得满满,拉着我也停不下来。

参学慈山寺, 海滨东岸行,中山游览, 澳门一日, 大澳闲游等大伙活动, 加上自己的亲朋戚友聚会, 又接近清明扫墓时节, 差不多没有空余时间; 还有很多要见的朋友,没法抽身会面, 年龄大了, 不想像年青时那样赶场;又有多少顾忌, 很多想说的话也没有尽其所言,免得招惹无谓的麻烦, 所以这次东返随笔便搁下了。

虽然在香港有安身之处,孝顺的女儿为我两老留了一间卧室, 但两个孙儿在一起, 总得费心, 龙牀不如狗窦, 在英国自由惯了,寄居亲人家中,还是有点局促。老伴说退休了,把保险业务交给了他人, 但总不能撇下上千的客户不顾,这些客户跟了数十年, 凭著信念, 知道在身家财产受到意外损失时, 我们会尽力帮助他们索赔解困,现在转了公司, 新公司是不懂华语的英国人,虽然他们的业务和联系与我们相似, 接手没有问题,但和华人客户的沟通是有困难,所以老伴还有三年时间要从中协助, 在渡假期间,虽然有一位旧同事协助, 老伴还要和客户沟通,解答疑问,让客户放心,也让业务的交接顺利, 因为时差关系,老伴每晚五时上班,直至深夜, 让早眠的我也不无影响。做人做事要有始有终, 所以不方便也得接受。

是的,还没有渡过那么长的假期, 在香港和台湾得到很多老朋友的照料, 为我们此行加添不少姿采,看到很多以前没到过的景点,增加不少见闻, 活到老, 学到老,我们不要因为年龄大了便躺着不动,  趁身体还可以时, 多点走动,多看些新事物,只要心境不老, 人便不老; 只要条件许可,以后每年都回到暖和地方过冬, 人生苦短, 及时行乐,愿与各耆英朋友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