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腔心事滿江紅

詞牌滿江紅,唐朝名上江虹,因岳飛所填之滿江紅,慷慨激昂,遂「牌名」大噪,即近人所填者,亦多佳作,玆舉一、二。

秋瑾《滿江紅‧小住京華》 

小住京華,又是中秋佳節。
小住京華,又是中秋佳節。
帷籬下,黃花開遍,秋容如拭。
四面歌殘終破楚,八年風味徒思浙。
若將儂,強派作蛾眉,殊未屑。
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
算平生肝膽,因人常熱。
俗子胸襟誰識我? 英雄末路當磨折。
莽紅塵,何處覓知音? 青衫濕。

汪精衛《滿江紅》

暮地西風,吹起我亂愁千疊。
空凝望,故人已矣,清磷碧血!
魂夢不堪關塞闊,瘡痍漸覺乾坤窄。
便劫灰,冷盡萬千年,情猶熱。
煙斂處,鐘山赤。 雨過後,秦淮碧。
似《哀江南賦》,淚痕重濕。
邦殄更無身可續,時危未許心能白。
但一城一旅起重頭,無遺力。

汪精衛《滿江紅‧庚辰中秋》

一點冰蟾,便做出十分秋色。
光滿處,家家愁冪,一時都揭。
世上難逢乾淨土,天心終見重輪月。
又桑田滄海亦何常,圓還缺。
雁陣杳,蛩聲咽。
天寥聞闊,人蕭瑟。
剩無邊衰草,苦縈戰骨,挹取九宵風露冷,滌來萬里關河潔。
看分光流影入疏巢,烏頭白。

彭家發

台灣政治大學新聞學退休教授,  學術專長為新聞學、新聞文學、新聞實務、漢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