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不可能 迎接無限風光

未經允許,謝絕轉載:羅莘


英國現代皮革工藝匠人中,他是最燿眼的一顆明星,最值得業內外尊重的一位匠人, 他,就是Bill Amberg(彼尓)。出生在英國制鞋中心北安普敦的他,從小被皮革包圍,祖父和父母都有很強的設計和動手能力,最快樂的地方就是家裡的手工坊,受他們影嚮,幼年的彼爾見到木頭、鐵皮就心裡手裡癢癢。 才華出眾的建築師媽媽是他的伯樂:她很早就發現了兒子非凡的動手能力,時常把當地鞋廠的邊角餘料拿回家哄他開心、給他上手「實踐」,於是,小小年紀的彼爾就和各種刀、錐子和針打上了交道。這些皮革材料原本是食品加工行業的衍生品,卻可以幸免被廢棄的厄運,而重獲新生,且集多功能性、耐久性和美觀性等種種魅力於一身, 彼爾深深為它們著迷,開始了動手、挖掘、開發無限新可能,挑戰不可能的人生。

學校畢業後,彼爾接受了皮革制作的培訓、周游一圈後,來到澳大利亞和紐西蘭跟著皮革工匠做工。可是,這樣的經历無法令他學到渴望的技藝,他放棄工作來到南澳阿德萊德Gay Wilson的工作室拜師學技,名師出高徒,神奇的大門被打開,他仿佛進入了一個沒有邊際的皮革的廣闊空間,把一個又一個不可能變成了可能。提起皮革,普通人會很自然地聯想到時裝配飾,不曾想,皮革還可以被用於鋪設地面、家具座椅、燈具制作、圖書裝幀、很多很多;人們可以對它進行鍍金或者拋光;也可以給它上油漆或者在上面進行壓印。「我從不停歇對它的挖掘學習,不斷地被它驚訝到」,大師感慨道。

80年代,彼爾回到英國,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人生。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致力開發皮革運用的新領域。從1984年開始設計制作皮包,聲名鵲起,瞬間吸引了眾多英國品牌時裝店,Liberty, Paul Smith和Joseph.  1986年,他又成功完成了第一個皮革在建築領域 —地板上應用的項目。彼爾說:「 皮革地板最讓人割舍不下的地方,在於它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越來越美!我的第一位用戶,每次搬家,都會和我們一起把最初始的這塊皮革地板拆卸下來搬去新家鋪上」。 越來越多的客戶找到彼爾完成設想的定制方案, 這是一個需要相互合作的過程,有時,供需雙方的想法有明顯的差異,但只要雙方磨合後決定做下去,彼爾一定會邀請客戶來到自己在倫敦的工作室,與皮革「零距離」感觸。這是位於倫敦諾丁山的一棟私人住宅,為了使現代風格的室內裝修給人更加柔和的感覺,他給這個空間設計制作了皮革背景牆、儲物櫃,從一樓到六樓的欄桿扶手一律使用深棕色皮革,再用馬勒皮革將前門包裹起來……

彼爾好似在用皮革不斷地畫圓,圓圈直徑越來越大,隨著圓周裡內容的豐富,圓周外的未知可開發領域也越來越大。多年來,他一直探索各種在皮革上可以運用的壓印技術,如今,成果日漸成熟,「經過這麼些年的努力,我沒有理由不成功。我要把這個特殊的領域推向一個新高度。我們與制革廠建立了很好的合作關系,一起開發了一種能夠接受數碼墨水的皮革,效果非常好,一種不同的壓印技術就此誕生。 這種由很多著名設計師共同完成的設計可以被廣泛地應用於室內設計和家具上」。與此同時,新一季《侏羅紀公園》裡的皮包、Jaguar E-type汽車內飾…… 他一次又一次用皮革重新整理人們的認知。

三十多年過去了,彼爾的事業在建築、室內裝飾和皮包設計領域齊頭並進。他的工作室也成為英國皮革在建築和彫塑應用領域的權威,他巧妙地將現代尖端工藝融入傳統非遺技藝,成就了一批驚豔的作品,分別在著名的哈羅斯百貨公司、皇家藝術學院和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女王鑽石紀念畫廊」等場所亮相。而他的標志性作品「火箭包」也成為了英國倫敦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以及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永久收藏品。他說「我希望,不久的將來,也能在中國看到我更多的作品」,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

Leave a Reply